洪金宝香港黑社会背景内幕惊人 洪金宝被称大哥大

2016-11-18 09:47:40 明星八卦 上百度搜索“江苏快三一定牛”就能找到这啦!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是怎么回事?难道洪金宝真的和黑社会有关?洪金宝称做大哥不容易,此话从何而出。先来看看小编为大家整的这份资料,一切便将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是怎么回事?难道洪金宝真的和黑社会有关?洪金宝称做大哥不容易,此话从何而出。先来看看小编为大家整的这份资料,一切便将揭晓。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是真的吗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是真的吗

圈内人为什么都叫洪金宝大哥洪金宝黑社会背景被扒

洪金宝,1949年1月7日出生于香港,演员、武术指导、导演、监制、编剧以及龙虎武师。不管是媒体记者还是影迷观众,对老一辈的影视圈人物都喜欢用大哥来称呼,成龙、洪金宝、曾志伟等等。而在香港娱乐圈与黑社会密不可分的90年代里,不少明星甚至参与到了组织当中。

洪金宝是否有黑社会背景不得而知,毕竟大牌明星不会亲口承认。不过回顾洪金宝一生,也确实配的上大哥的称号。香港影坛有很多大哥:在陈可辛眼中,曾志伟是大哥;在很多人看来,成龙是大哥;但对曾志伟和成龙来说,洪金宝才是大哥。事实上,在八十年代,最多人叫洪金宝的是大哥大,这个尊称固然源于区别成龙大哥,却也另有一段故事,稍后再说。

洪金宝之举足轻重,绝不仅限于演技和武指,他的一举一动,曾经影响香港电影业格局访问洪金宝,最初感受是大哥好威严,聊开感觉就是大哥很风趣——关于大哥,关于港片,关于时代,他都有自己的感慨,不妨听大哥一一道来。

洪金宝是黑社会的?

洪金宝是黑社会的?

你没有二百人跟你吃饭,当然不用看洋人的脸色。

洪金宝在《叶问2》中演洪拳宗师洪震南,这个角色不止是一派宗师,更相当于香港武术界的主席。50年代的香港受英国政府统治,华洋杂处,外来人口剧增,生活不易,即便是武术界,也需洪震南与洋人疏通打点,才能保各派武馆无忧。叶问初来香港,不懂规矩,以为洪震南收会费是为一己之私欲,洪震南不甘受冤,遂出此言。

洪金宝《叶问2》演大哥

洪金宝《叶问2》演大哥

《杀破狼》和《叶问2》演的都是大哥,但两个人物背景不一样,一个纯粹是黑社会,虽然也是很爱家庭,但纯粹为自己的利益。《叶问2》的洪震南不是黑社会,在当时的旧社会,没有办法不这样去做,他是为了一大群兄弟们,也是为了一大群习武之人,这两个意义不一样。不仅仅是两百个人跟我吃饭,还有很多人虽然没有跟我吃饭,也是跟我有牵连,牵连在一起。如果我做得不好,会牵连到整个东西,所有人的家庭都没了。以前旧社会日子过得不好,洪师傅这个人物也不讲什么,他只是为他自己,也为怎么照顾跟他相关的百姓。

对于《叶问》系列,洪金宝认为第一部文艺性大一点,第二部社会性大一些。我很开心能拍这部电影,让观众感受到香港那个时代的老百姓跟习武的人在社会上怎么生存,这很重要。有很多拍20年代的电影,民国那段,但观众就感受不到,没有共鸣。《叶问2》对我来讲,特别有共鸣,我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代刚刚出来,不管是十岁,十几岁。我希望通过这部戏,能让现在的年轻人也能感觉到那个时代的气氛。

洪金宝《叶问2》剧照

洪金宝《叶问2》剧照

为生活我可以忍,但侮辱中国武术就不行!

洪震南擂台血战洋拳王一场堪称《叶问2》最感人一幕,叶问劝他不要为了一口气拼命,洪师父铿锵一句震撼全场。现在的人我不敢说,以前的人在生活当中怎么忍都可以,但是自己国家的东西受侮辱,他会拼命。不止洪师傅是这样,中国有很多人都会这样。洪金宝不认为张扬民族气节是功夫片的陈腐老套,而是那个时代饱受西洋列强欺辱的大众呼声。

50年代的香港,涌进大批新移民,其中包括各界人才。不仅有上海影人来港继续银幕梦想,武术界亦与梨园行互相吸纳,并通过影视文学扬名,香火鼎盛,纷繁一时。据刘家良说,电影《黄飞鸿》最早就是一批洪拳武师凑钱拍的;北派师傅袁小田应邀助薛觉先改良粤剧,一路护送他南下的正是刘家良的父亲、黄飞鸿再传弟子刘湛;而白鹤派与吴氏太极打擂台比武的热闹故事(启发梁羽生在报纸连载《龙虎斗京华》,开新派武侠小说滥觞)更为香港市民茶余饭后津津乐道。早在40年代,闻名上海滩的制片家兼导演洪济与曾经主演《江南女侠》的妻子钱似莺已经来港组建华南影片公司,他们的孙子洪金宝则生于1949年,50年代末已入于占元的中国戏剧学院学艺,当时仅九岁。

50年代的香港武林,洪金宝赶上了个尾巴,况且当时年幼,为了能演好洪拳师傅,洪金宝还是去请教刘家良,谁知他说,我正帮王家卫指导《一代宗师》,不方便和你说什么,我就只好自己揣摩了。事实上,无论演戏,还是武术指导,甚至组公司制片,洪金宝一直在揣摩,做大哥哪有那么容易?

洪金宝家庭背景

洪金宝家庭背景

戏班武管事 代师授徒身先士卒

上世纪60年代,香港有四大戏校,后来叱咤风云的武指巨星皆出于此。于占元的中国戏剧学校出了成龙、洪金宝、元奎、元彪等七小福,粉菊花的春秋戏剧学校出了林正英、董玮、孟海,马承志的中华戏剧学校出了陈会毅、李擎柱、钟发,程小东则出自唐迪的东方戏剧学校,与他同校的还有潘健君、徐忠信。袁和平和袁祥仁两兄弟最早也在我们学校,我进学校时他们已经在了,哥俩跟老爸练过功,算是带艺投师,等于是来玩票,师傅对他们比较客气,也不打他们。袁和平兄弟在我们那里待了两年就出来了。

相比之下,于占元对洪金宝这些徒弟就相当严厉,以前我们师傅是拳打脚踢的,像我快满师的时候,就有一个想法,将来离开师傅以后,一定会去揍他。可是我离开学校很久,再见到师傅,还是很怕他尊敬他,没办法,师傅从小给我们一种尊严。我这个师傅到香港什么也没有,他以一种热忱教导我们一帮小孩子,不收任何学生的学费。到六十几人的时候还好,因为我们已经开始表演赚钱了。那时候我们只有一块稍微大一点的地,白天我们就练功,练完功以后,男生就睡这边,女生就睡这边,中间用凳子隔开,师傅就睡在这个地下,只是他比我们好,他有一块床垫。师傅从来没有讲过一句他怎么苦。他那种培养后一辈的精神,那是没法讲的。

洪金宝戏班武管事

洪金宝戏班武管事

现在想来,洪金宝当然理解师傅的苦心,但少年时代的感受恐怕更多是苦不堪言——尤其是做了武管事之后。吴明才比我大,现在我们见面还叫他大师兄,又叫他总司令,逃兵总司令,我们讲他是叛徒,学到三分之一他就走了,哈哈我老爱开玩笑。他走了以后,我就冒头,代师授徒,代师傅打他们,但如果他不好的话,师傅也会揍我,所以我也会严厉一点地去教导师弟们。洪金宝在家里排行老大,在学校里又成了大师兄,虽然威风十足,但更多时候身先士卒,我都是负责教元奎、元华他们练功,以排练为主,私生活照顾他们的不是我,是个师姐,男生在生活方面比较差一点。我们说那个时候都是在捱,不止是体力上面,还有精神上面也在捱那个时间,每天早上起来练功,练到晚上睡觉。

很小的时候,大概十一二岁岁,我们到一个花园练功翻跟斗,走在马路上,突然看到一个小孩子乞丐,没有衣服,我就会把所有的衣服脱了给他穿。师傅说现在下着毛毛雨,你一件衣服都没有怎么办,我说他比我更惨,我从小就是这样了。少年时代的洪金宝已经急公好义,也正是由于天生的古道热肠,日后踏入影坛,才有一帮兄弟聚拢在周围,群策群力打出一片天。

洪金宝古道热肠

洪金宝古道热肠

武师领头羊 洪家班搏命斗香江

早在学戏期间,洪金宝已参与电影演出,不仅与程小东一群小孩在《人之初》(1963)中演小偷,还在《大醉侠》做幕后代唱。就是跟岳华唱的那群小孩,演戏是唐迪那边,就是程小东他们的东方戏剧学校,我们学校的小孩子代唱,我们国语比他们好。小时候我们学的、唱的、说的都比他们好。当时这些学戏的后生,满师后大都进入电影界做替身武师,洪金宝出来最早跟的是韩英杰,也是《大醉侠》的动作指导。南派和北派还是不一样,我们是北派,刘家良唐佳他们算南派,大家没有真正一起拍过戏,可是都常在一起,国泰就是韩叔做武术指导比较多,他独占鳌头,一个人霸占国泰。可是武侠片最开始的时候,是在邵氏公司,那么大家都凑在一起,私底下也会聊天什么的。

至70年代,李小龙带起动作片狂潮,张彻的少林功夫片紧随其后,唐佳、刘家良、韩英杰寥寥几个资深武指已经供不应求,于是新人冒起,各显神通,其中发展势头最猛者,当属洪金宝。做武师,我先后跟过韩英杰、徐二牛、梁少松三位,后来自己出来做,三年之后,才成立我的班底。由武指升任导演,成名已久的刘家良是第一个,为邵氏执导《神打》(1975)时已经38岁,第二个便是洪金宝,为嘉禾执导《三德和尚与舂米六》(1977)时只有28岁,之后才有袁和平《蛇形刁手》(1978)、刘家荣《搏命单刀夺命枪》(1979)、成龙《笑拳怪招》。拍《三德和尚舂米六》就是大家来帮忙,像正英、会毅、孟海、元彪、元华,还没有形成固定的班底,直到后来拍《败家仔》和《鬼打鬼》,才开始打出洪家班的旗号。元华跟我做了没多久就去了邵氏,呆了很长时间才出来,在邵氏的师弟还有元彬和元德,他俩不跟我拍戏,当时都是跟唐佳的。

洪金宝《鬼打鬼》

洪金宝《鬼打鬼》

自《败家仔》开始,洪家班即成为香港影坛最强动作班底,香港金像奖自第二届设立最佳动作指导奖,洪家班便蝉联第二届和第三届,之后也是每届都有作品入围,与成龙的成家班、刘家良的刘家班、袁和平的袁家班各显神通。相比之下,洪家班最早开拓时装动作片领域,且最早以搏命演出著称,拍《提防小手》(1982)时门口已经停着救护车,因为会随时有人受伤!我设计动作的时候,会跟这个演员或者武行讲,你一定要这样做,这样做的话就不会受伤;你要做不到,一定受伤!当然也有很多是做到,可是那个效果很意外。像林正英,他也是洪家班之一,拍《提防小手》的时候,他有一次替一个武行,我驾驶辆汽车很快开过来,他这边跑,哗!一刹车,车尾巴就把他打飞出去。我问他行不行?行!但我知道这一打,整个人就没有重心,而且不知道这个力打到是怎么样,最要紧是不要头着地。最后把林正英撞飞出去,刚好就头着地,马上就休克,马上送医院,幸亏走到一半他就醒了。

1989年,一部《群龙戏凤》轰动香港电影界的武师行——刘家良与洪金宝,当时最著名的两位动作导演,之前从未有过合作,这回居然在戏中大打出手。《群龙夺凤》为洪金宝自导自演,刘家良友情客串。按照导演安排,那段长达5分钟的经典之战,由刘家良获胜。但刘师傅最后对洪金宝讲的一句台词,无论戏内戏外,似乎皆发自心声:肥仔,你真棒,我打了那么久的架,只有你一个能令我害怕。谈起那场对战,洪金宝记忆犹新,那时我想,要再打的话,跟谁打才会有化学作用呢?我就想到跟家良哥。他一口就答应,那场戏我们拍得很过瘾。打了6天。

洪金宝的动作片有哪些?

洪金宝的动作片有哪些?

《叶问2》是洪金宝动作导演最新力作,若再加上帮徐克重回武侠阵营的《狄仁杰》,有人认为明年金像奖已是大哥囊中物。《叶问2》最被观众津津乐道的当属武馆大战,不少影迷好奇罗莽和冯克安两位馆主的功夫出自何门何派。罗莽打的拳法以大圣劈挂为准,大圣劈挂其实就有猴子动作,但猴子的东西也不太多,太多就变成耍宝了。陈观泰是打大圣劈挂的,但他比较硬,我这个比较软一点点。冯克安就是打八卦掌,现在的武术有很多八卦掌,但是在戏里谁打过八卦掌?我就故意打,看起来就不一样。冯克安一到现场,我就告诉他练这三个动作,这三个动作拍出来以后,你就会给人家另眼相看,很多东西我抓得很准。圆桌大战一早就设计好了,桌子周围反过来放的木凳,在古代就是刀林,掉地即死。在圆桌上打的时候,我们都吊了一点钢丝,桌子一歪,其实马上就有人扶着。这场戏拍了八天。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之影坛大哥

嘉禾重臣开创德宝

陈勋奇说,80年代的香港影坛,大家叫成龙大哥,叫洪金宝大哥大。大哥大的号召力体现在哪里?1986年拍《富贵列车》,几乎所有香港片场都停工,明星都跑到洪金宝这里客串,阵仗之大,之后只有香港导演公会筹款的《双龙会》和香港电影界为华东水灾筹款的《豪门夜宴》可比。就是好玩,正好有许多旅客上火车的戏,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停工,反正都叫他们来。其实之前的《夏日福星》最后也是请所有的香港明星都来玩,每个人都说有没有搞错?

洪金宝不仅是影坛大哥大,还是香港第一个拥有大哥大的用户,应该是拍《鬼打鬼》的时候,那时大哥大又大又宽又重,中间一手提电话拿起来,还要插电线,一定要有电源,只要发电机发就出去了。不像现在,如果收藏都成古董了。

或许有人以为,洪金宝只是一介武夫导演,但他的成就绝不止于让刘师傅倍感威胁。事实上,当年洪金宝绝对是香港影坛最有份量的几个大人物之一,除了创作大量脍炙人口的动作片,开拓不少新题材,他甚至曾影响香港电影业的格局。

洪金宝是香港影坛最有份量大人物之一

洪金宝是香港影坛最有份量大人物之一

曾为新艺城奋斗

新艺城崛起是八十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期的标志,以洪金宝为代表的嘉禾众福星与新艺城七怪的对撼更带起好戏如潮。但又有多少人知道,在新艺城奋斗初期,洪金宝也曾出力不少,帮过大忙呢?

麦嘉最早跟我和刘家荣合组了一家嘉宝公司,那时我已经在嘉禾了。创业作是《老虎与田鸡》,还有一部《搏命单刀夺命枪》。后来嘉宝解散,我回嘉禾了,麦嘉和石天黄百鸣又弄了个奋斗公司,就是新艺城前身,《咸鱼翻生》我都帮他们拍,大家都是好朋友嘛。但随着麦嘉与金公主院线合作,将奋斗改组为新艺城,与嘉禾分庭抗礼,洪金宝则因与嘉禾合作,不方便再与麦嘉联手了。但万事无绝对,在曾志伟撮合下,麦嘉与洪金宝分别从新艺城和嘉禾出来合拍了一部《最佳福星》,当年此事轰动影坛,一度令嘉禾与新艺城人心惶惶,但在洪金宝看来,其实也还是帮朋友忙而已。《最佳福星》我忘了我是收多少钱或者没有收钱,因为我跟麦嘉不算钱。当时曾志伟在麦嘉公司,他就说老大你来演,我完全是为他们演的。

洪金宝《搏命单刀夺命枪》

洪金宝《搏命单刀夺命枪》

自己开戏卖断嘉禾

整个80年代,洪金宝的宝禾是为嘉禾提供最多卖座片的卫星公司,本来应该赚得钵满盆盈,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。宝禾是我自己成立的公司,禾是嘉禾。拍了很多电影,很赚钱,最后一算帐我还亏钱,什么钱也赚不到。为什么呢?我这部电影,如果在我手里可以卖出500万,可是他们发行只卖了1块钱,你才只挣1块钱,你懂吗?那时《鬼打鬼》,赚多少钱?墨西哥卖钱,香港卖钱,新加坡卖钱,台湾卖钱,我一毛钱都分不到。拍了那么多年,都分不到钱。

正如曾志伟所说,三毛(洪金宝)问老板,不会知《福星高照》赚多少,你开一部《夏日福星》便知道可以卖多少钱啦。既然嘉禾的分红制度迟迟不能兑现,洪金宝终于也忍不住自己试一把,唯一赚钱的就是《夏日福星》。我告诉他(嘉禾)这部戏是我自己拍的,不管你们怎么弄,他们说好,我们付钱给你拍。拍完之后把一张支票给我,数目很大,算买断这部戏,整个戏出来的利润,亏也好,挣也好,不管我的事了。这在之前是没有的,连一毛钱都没有,之前只拿制作费。

洪金宝《夏日福星》

洪金宝《夏日福星》

创建德宝三足鼎立

新艺城崛起后,80年代前期与邵氏、嘉禾三足鼎立,邵氏不久退出竞争,德宝取而代之。德宝最早是我跟岑建勋一起搞的,潘迪生投的钱。我又做监制,又做导演,都是帮忙,什么钱都赚不到,那时杨紫琼还没红,我拍《猫头鹰与小飞象》,潘老板问有没有角色给她演,就让她演一个老师,不用打的。后来和元奎他们开会,好吧,拍一部《皇家师姐》,让元奎导演,训练她怎么打,我做监制,还客串了一个角色。

德宝成立初期没有旗下院线,只好排在嘉禾院线上映,但后来潘迪生租下邵氏院线(当时邵氏兄弟公司已停产),高调拍片,论及声势已足以代替邵氏与嘉禾、新艺城分庭抗礼。而作为德宝的创建者,洪金宝主导创作的《猫头鹰与小飞象》及《皇家师姐》虽然成绩突出,为德宝日后发展打下坚实基础,但随着德宝与嘉禾逐渐成为竞争对手,洪金宝身为嘉禾大将,位置不免尴尬。时至1988年,风云突变,新宝院线成立,结束了嘉禾、金公主(主要上映新艺城电影)、德宝三大院线鼎足而立的局面,洪金宝也脱离嘉禾与新宝院线合作,对于那段影坛斗战往事,洪金宝感慨中带着无奈,反正现在才知道,原来我永远都是开荒的牛。拍完了戏之后,得到就宰去,只不过是牛皮厚,宰不动。

洪金宝作品

洪金宝作品

屡次开创题材新风

除了精彩的动作设计和传神的演技,洪金宝对香港影坛最大的贡献是以导演和监制身份开创不少新题材,如《鬼打鬼》掀起灵幻功夫片风潮,随后《僵尸先生》带热港台争拍僵尸片,《提防小手》成功打响时装动作片的招牌,五福星系列风靡港台东南亚,连创票房神话《五福星》我演的鹧鸪菜,这个角色拿广东话说就是‘面懵心精’,老是给人感觉是在吃亏,其实最后都是在占便宜。拍《五福星》是享受,集体创作,互相激发灵感。有段时间《神勇双响炮》也挺好的,也是我创作的,从《五福星》的两个人物(吴耀汉和岑建勋)抽出做《双响炮》。本来是嘉禾的戏,后来岑建勋跑出去搞德宝,这边拍拍,德宝那边拍拍,双响炮变成《双龙出海》就乱了。

那时我在嘉禾拍戏,我拍什么他们都完全信任,让我放开手去拍,譬如《东方秃鹰》去菲律宾拍。但到张之亮第一次做导演的《中国最后一个太监》就有问题了,我跟邹文怀开了六次会,他说你一定不要拍这个戏,我说一定要拍。他说你为什么这么没有眼光?我说我的眼光是这部戏一定会卖钱。我信任这个导演。最后那部戏是多少钱拍的?有刘德华和我那么多演员,600万就拍完了!这部戏收2000多万,我只拿了40万监制费,一毛钱都没分过。

做大哥这么多年,谈及昔日混战嘉禾、德宝、新艺城的风云传奇,洪金宝往往感叹投入与收入不成正比,但大哥也只是抱怨一下而已,若让他真做老板,却又硬不起心肠。我就这一点不好,总为人家打工。我曾经买过两本《厚黑学》来看,但是学不了做不了,那不是我干的事情。一个泰国看相很准的人教我,你不能再借钱给人家,不能再替人家怎么怎么这就是我跟麦嘉的区别,麦嘉是连拍带做,完全是独立的,自己操作;我是拍电影,都是以嘉禾为背景,做电影是归嘉禾,拍电影归我,我只是想怎么拍出来。嗯,这就是洪金宝,宅心仁厚、风趣幽默的影坛大哥!

洪金宝再出山

洪金宝再出山

洪金宝狂刷人情

由于导演洪金宝在圈内人脉极广,定于4月1日上映的电影《我的特工爷爷》吸引了众多明星的加盟,包括身兼监制和主演两职的刘德华、与洪金宝系出同门的七小福、只喜欢在幕后的徐克徐老怪,还有冯绍峰、彭于晏、胡军等当红明星。洪金宝感慨地说,能把这么多好朋友聚在一起拍戏,是一件既开心又难得的事情,只有把电影拍好才还得上这份沉甸甸的人情债。

电影《我的特工爷爷》中,洪金宝扮演退休军官老丁,他因健忘症弄丢了孙女独居边城,邻居小女孩春花成为他的慰藉。因为父亲(刘德华饰)卷入了俄罗斯黑帮团伙的争斗中,小女孩春花被绑架作为人质。老丁为营救春花挺身而出,寻回了那份作为军人的骄傲,也弥补了作为爷爷的过错。洪金宝从影54年,演过很多角色,也给不少经典电影当过武术指导,却鲜少亲自执导一部电影。这次执导《我的特工爷爷》,洪金宝也是刷爆了人情卡,不仅刘德华、冯绍峰、彭于晏、胡军等明星都上阵演出,七小福的兄弟姐妹齐来相助,连徐克、石天、麦嘉这样久居幕后的人也来客串,哪怕只有一个镜头、一句对白,也乐在其中。徐克表示,洪金宝从影多年为人仗义,一路以来帮助过很多人,是圈内大家都尊敬的大哥大,所以这次他再次出山,自然一呼百应。

洪金宝《我的特工爷爷》

洪金宝《我的特工爷爷》

洪金宝黑社会背景是否真的有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就从洪金宝新戏《我的特工爷爷》一呼百应的情况来看,洪金宝还真是圈内的大哥大。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江苏快三一定牛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